第一千三十一章 选择

本书类别: 古代言情 作者:苹果小姐 书名:第一娇 更新时间:2019-11-20 07:32:34
    前面早就备下一匹马。

    网兜被撬起,轻轻放到马背上。

    倒不是怜香惜肉,这么几坨人,放的太重,怕压坏了马。

    苏清犹如送货的货郎一般,牵着马,哼着小曲,朝慕容鹤那边走过去。

    沿途就算是有山庄的高手遇上了,她手里有夫人,谁敢妄动。

    更何况,马背上,她还加了点料。

    那些被打晕的老百姓,彻底的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然而,清醒的越是彻底,人就越是懵、

    谁能告诉他们,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们好像是被慕容山庄的人敲晕的。

    慕容山庄的人为什么敲晕他们,为什么他们晕了一会儿的功夫,这里就炸了。

    那些打算种番薯的,倒是还好。

    那些打算开歌舞坊的,望着面前熊熊大火听着耳边爆炸声,急的跳脚。

    仿佛这里燃烧爆炸的,真的是他的地盘一样。

    烧了,他怎么开歌舞坊。

    人人眼底倒映着火光,众人懵圈着,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慕容鹤黑着脸看着面前的老头和年轻人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!

    然而,他也没有时间去想为什么会这样。

    他的夫人出现了。

    苏清牵着马,哼着小曲,吊儿郎当的晃悠过来。

    不及人清晰的出现,慕容鹤夫人凄厉的求救声就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老爷,救我!”

    慕容鹤只觉被雷击一般,重重一颤,错愕转头,看向声音的方向。

    恰好苏清牵着马,在背后火光的映衬下,清晰的跃入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马背上,托着五个人。

    他的夫人。

    他夫人的婢女。

    三个保护他夫人的高手。

    慕容鹤简直惊呆了。

    三个高手人人手里有刀,为什么他们钻在网兜里不出来!

    那网兜,线那么细,一刀就砍断了。

    他们难道被点穴了?

    不对啊,看上去可以动的样子啊!

    什么情况!

    慕容鹤愤怒狐疑之际,苏清停下脚步,朝慕容鹤道:“我有十足的把握,你这山庄,藏了慕容雪的情人杨子阙,但是,你说我是给你泼脏水,这锅,我不背。”

    慕容鹤……

    所以说,你抓了我夫人,就是因为我说雪儿和杨子阙是清白的?

    我信你的鬼!

    你明明就是来救杨子阙的,还要搞出这么个借口来!

    有意思吗!

    “放了我夫人!”慕容鹤咬牙切齿,一字一顿的道。

    苏清嗤的一笑,“慕容庄主似乎很自信,怎么?我费了半天劲把人绑了,难道你一句把人放了,我就放了?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,苏清继续道:“不可能,我绑了你夫人,就是要告诉你,如果你不交出杨子阙来为我洗刷冤屈,我就炸了你夫人。”

    说着,苏清拍了拍身侧的马儿。

    慕容鹤这才看到,马背上,结结实实绑了一圈的二踢脚。

    慕容鹤差点眼前一黑栽倒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做什么!来我慕容山庄……”

    秦苏走到苏清身侧,朝慕容鹤道:“错,这不是你的慕容山庄,是我们刚刚赢来的……振山庄。”

    苏清……

    啥?

    振阳子……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秦苏……

    什么名字不重要。

    手在苏清肩头一拍,秦苏道:“我兄弟长这么大,没有被人污蔑过,今天我们不过是讲了一个有关慕容大小姐的事实,你们就动了杀心,不仅要杀了我们,还要杀了这些无辜的百姓,真是视人命如草芥,怎么,这几个草芥,我给你点了?”

    秦苏转手拍了拍马背上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慕容鹤眼皮一抽,阴沉的看着面前的两个小伙子。

    “你们,分明是别有用心的来我慕容山庄,我好端端的慕容山庄,被你们弄成……”

    秦苏再次打断慕容鹤,“愿赌服输,这已经不是慕容山庄了,在这里还是慕容山庄的时候,我们可是什么都没有做,我们就算是炸了这里,现在也和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说着,秦苏拔出匕首,一刀戳进马背上一人的腿上。

    那人大叫一声,鲜血直接飙到慕容鹤夫人的面上。

    吓得他夫人扯着嗓子惊叫,“老爷,老爷救我。”

    慕容鹤立在那里,感觉喘不上气,全身冰冷。

    苏清一字一顿的道:“交出杨子阙,我就还你夫人,我这个人,耐心不好,脾气暴躁,对了,还杀人如麻。”

    老百姓……

    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好好的山庄,眨眼炸成这样,这脾气,是不太好。

    不过,似乎也不能责怪他。

    毕竟愿赌服输,这是人家凭本事赢来的。

    再说了,这小兄弟上慕容山庄的时候,可是空手来的,又没有带火药。

    可见炸了这里,用的也是慕容山庄的火药。

    这就……

    足以见得,人家是凭本事炸的这里。

    再说了,就算是炸了,这慕容山庄一样可以平分,地在就行,不影响种番薯。

    猪肉这么贵,也不影响来年养猪。

    在百姓们的思绪纷飞中,苏清看着慕容鹤,“庄主想清楚,莫以为我是开玩笑的。”

    慕容鹤……

    怎么想清楚。

    交出杨子阙?

    那是不可能的!

    且不说交出杨子阙就让这些人得逞,燕王要找的人再次找不到,单单他女儿的名声怎么办!

    现在雪儿可是堂堂王妃,身上岂能有这种污点

    等雪儿从大夏朝立功回来,怎么面对世人!

    杨子阙,不能交。

    可他夫人……

    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夫人被炸了?

    就在慕容鹤无法选择之际,已经停了约莫有几盏茶时间的爆炸声,忽然轰的一声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声音有些远,是从西北方向传来的。

    听到爆炸声,慕容鹤一张脸,徒然煞白。

    全身控制不住的抖。,

    慕容山庄西北方向有一条密道。

    穿过密道,就能绕着大山出了山庄,然后直抵京城。

    他的人,就是走那条路去转移杨子阙的。

    现在……

    爆炸声,就是从那个方向传出的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!

    慕容山庄的布防,这些人不可能知道,他们怎么会把炸药埋伏在那里。

    难道山庄里出了叛徒?

    苏清眼角眉梢飞着笑,“看你这面色,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慕容鹤颤抖着目光,看向面前的小伙子。

    慕容鹤的夫人,惊得全身打颤,“老爷,老爷……”

    她想说,杨子阙是不是被炸死了,可那个名字,她不敢说。

    仅存的理智告诉她,她不能说。

    可仅存的理智也告诉她,在杨子阙和她之间,慕容鹤会选杨子阙。,

    所以,她得死。

    可如果杨子阙被炸死了,慕容鹤就会全力救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