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 爱默琴

本书类别: 古代言情 作者:扎药 书名:巴顿奇幻事件录 更新时间:2019-11-19 21:33:32
    采访是结束了,但凯特没有马上离开,她直接借了格兰德的办公室写稿。说是这么一篇广告嫌疑的新闻不配她多花时间,速度搞完省事儿。

    扎克倒没啥意见,由着凯特随意。陪了会儿婴儿亚当后,下楼,在展示厅和贝恩闲聊,话题偶尔是贝恩新家的安顿进度,偶尔是满足贝恩好奇的格兰德异族员工种族——

    “米罗是人造异族?”贝恩非常惊讶。

    “没必要惊讶吧,人造人也是瑞默尔还是魔法师时制造出来的。现在人发明了那么多匪夷所思的科技产品。生命,老实说,是这个世界上最寻常的东西了。古时那么多文明,还没走到科技这条路时,弄出几个人造生命,不值得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呃,但怎么造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你好奇啊?我想后湾大学图书馆里应该就有制作木乃伊的方法吧,去找找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呃!但图书馆里的方法绝对没说木乃伊会真的活过来!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说了。你不想想曾经有资格制造木乃伊的阶级,在那个时代的文明中,是什么位置。就像我们联邦的总统也不可能把国家机密公开发表~”不用严肃,不过是打发时间的闲聊而已,扎克笑着拍拍贝恩,“我和你一样好奇,但我更清楚,这是我永远不可能知道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扎克本想多逗一下贝恩的,但看来逗不了了,格兰德来‘客人’了。

    爱默琴踏入了展示厅,一副仿佛被雕刻在脸上的微笑对着扎克,“格兰德先生午安,请问兰斯女士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兰斯女士,呃,说的是凯特。

    扎克指了下二楼。

    爱默琴倒是熟悉,慢悠悠的上了楼,去办公室找凯特了。

    贝恩和扎克看着爱默琴上去,贝恩先开的口,“这个女人怎么还在巴顿?她不是自由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扎克知道自己不可能放着两个客人在自己的办公室里,告别贝恩,上了楼。

    在办公室门口,并未打扰的看了一会儿。不粉饰的,扎克并没有听懂这两人的对话——

    爱默琴:“兰斯先生担心你在外面呆的太久,让我接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凯特刚把稿件传真去报社,看了眼时间,“他在家吗?”

    “兰斯先生?不,他在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他自己在外面玩儿,却叫我回家发呆?”凯特翻了白眼,

    “兰斯先生是工作,是保护巴顿人民的安全,不是玩儿。”雕刻一样的笑容在爱默琴脸上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帮他说话?给你开工资的人是我。”凯特撇了眼爱默琴。

    爱默琴脸上的微笑没有丝毫改变,“因为你似乎并不担心天天在外面抓坏人的兰斯先生。你从不派我去接他回家。”

    出现了两个重点字,将帮助扎克理解这段对话的情境,‘工资’和‘派’。

    凯特皱了下眉,“好,那我现在担心他了,你去找到他,让他没事别在外面跑,能呆在警局做文件工作就别出去。”

    爱默琴没动。

    凯特盯向了爱默琴,“现在。”阴沉的。

    爱默琴脸上的雕塑微笑,依然没有变化,点了下头,转身走了。然后就真的下楼,离开了格兰德。

    扎克听完全程后,眨巴了下眼,“她不会真的听你的指令,满北区去找工作中的詹姆士吧?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凯特的视线在电话上,等审稿结果——她是势必想在饭点前完成工作了。不过有回应扎克,只是态度有些嘲讽,“怎么,你关心这个从你们格兰德出去的女人啊。”

    怎么说话呢,爱默琴和格兰德有屁关系啊!她在格兰德有存在感?没有!是安娜贝尔带来却没有带走的……‘垃圾’。无贬义,就是没有用的、多余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她在巴顿?还有,她是在为你和詹姆士工作吗?”

    凯特一脸烦躁,似乎这也不是让她高兴的事情,撇一眼扎克,“你真的惊讶她为什么还在巴顿吗?她的那个荒诞的生平故事你是没听吗?你的凡卓(安娜贝尔)是一身轻松的走了,丢下这么一个人生乱七八糟的女人,你让她去哪里?回家?哪个家?她没有任何联系的父母家,还是那个给她小白让她变成活尸卖给凡卓的‘爱人’家里?”

    还记得爱默琴的故事吧。我叫爱默琴,然后,就没有然后了。

    扎克皱了下眉,“至少她故事里的身份信息可以验证,詹姆士有验证这些信息吧?如果她真的是被骗的,有法律手段让她回到原来的生活。”扎克的重点是,“反正不用让她留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凯特又撇了一眼扎克,“詹姆士验证了她的身份。”接着,“她的生平故事不管听起来有多荒谬但都是真的。”呵,这世上真的是有活的六亲不认、全员恶人的人生,“法律手段?你的意思是让她去牵扯出小白和国际人口走私事件?”凯特是一脸鄙夷,“回到她原来的生活?”鄙夷中有了无奈,“怕不是毁了她唯一重新开始人生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短暂的思考后,扎克还是摇了摇头,“好吧,我懂了,是詹姆士心软了。”很明显了,詹姆士把爱默琴带走后,判断了爱默琴的人生是无法回去了,所以留了这个女人在身边做……佣人?大概只是想给爱默琴累积一点儿重新开始生活的资本。但是,“不该让她呆在身边,詹姆士这种行为太不专业了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说有什么用,去和我亲爱的丈夫说去。”凯特一摆手,不想进行这个话题了,正好,电话也响了。

    凯特接了电话,嗯嗯了两声,挂掉,“过了。”看来明天的巴顿日报上,会有格兰德的免费广告了。随即,“我饿了,我送你一篇广告,至少你能还我顿午餐吧。”凯特还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“两人份。”然后就跑去‘玩’亚当了,说是为未来找感觉。估计这才是凯特跑来格兰德的真正原因。

    行吧,扎克也不想多说什么,爱默琴的际遇实在有些奇葩,詹姆士非要自己揽下这麻烦事,那就随他吧。

    扎克去给凯特做两人份的午餐了……扎克突然意识到一件事——

    亚当的人生,似乎稳了哎。

    按照世代来说。

    扎克、本杰明、杰西卡、巫师、市长、西区人……这些是原本都有各自利益的第一代,配置豪华,在巴顿给这城市未各个种族的生活方式打了个基础。

    第二代,自然就是由爱丽丝、萝拉、茜茜,甚至……共和少女维姬,甚至,不安分的凯撒,继承。配置,同样豪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