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六十二章 反杀

本书类别: 玄幻言情 作者:血红 书名:开天录 更新时间:2019-08-24 21:08:28
    “老匹夫,滚出来!”

    吴氏老祖当众挨了一剑,几个吴氏出身的神明境老祖当即结阵自保,将一众家族晚辈护在了中心位置。

    其他各家的老祖也是如此行事。

    族中神明境老祖数量超过三人的,分别结成了各色阵法严阵以待。那些类似楚氏一般,家族中的神明境老祖只有一二人的,则是呼朋唤友,招呼交好的老朋友联手组阵。

    更有几个修为极强的老怪物虚悬高空,目光如电搜寻四方。

    一名出身令狐氏,修为达到神明境六重天的老怪双手结印,一道道微妙的阴风丝丝缕缕、绵绵不绝的从他身边飞出,瞬间笼罩了整个军城。

    整个军城都在他放出的阴风探察下,甚至一颗最微不足道的浮尘随风飘过,都时刻在他的感应中。

    军城中,所有青丘神国一方的人,上到令狐青青,下到一头普通坐骑,都被探察得清清楚楚。唯独没有盗逍客,唯独找不到盗逍客。

    一声冷哼传来,将门杨氏,一名白发红颜的老太君身穿王爵袍服,左手紧握一柄龙头拐杖,右手高高举起一团流动质的琉璃清光。

    直径尺许的琉璃清光放出无量微光,瞬间照遍了方圆数万里方圆的虚空。在这一片清光普照中,万物尽成透明状,普通人目光都能轻松窥视到地下数千丈深。

    微光急速向内收拢,从数万里方圆急速集中到了笼罩整个军城大小。

    光芒笼罩的范围越小,清光造成的奇异穿透效果越强,渐渐地,清光如潮水翻滚,天地一片清明,强烈的清光笼罩之下,龙池城最重要的几个阵法枢纽内的细节都一览无遗,所有最细微的、最隐秘的符文禁制都清楚暴露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这是杨氏传承的一件秘宝‘碧落琉璃’,能上窥九天,下视黄泉,最能破解一切潜形匿迹的遁法秘术。如果不是因为碧落琉璃没有任何攻击力,他的品质足以媲美镇国神器。

    可是清光笼罩范围下,依旧看不到任何可疑的踪影。

    杨氏老太君皱了皱眉头,沉声道:“可是遁逃了?”

    老太君说话时,她身后的几个杨氏老祖缓缓点头,他们对碧落琉璃充满了信心,在杨氏参与过的无数次战争中,这件秘宝可是无数次的扭转大局,破开了敌人无数次的埋伏陷阱。

    一柄黑漆漆毫无光芒的剑突兀的从虚空中刺出,笔直的刺向了老太君的后颈。

    一名身披重甲,手持一对儿八棱梅花锤的杨氏老祖冷哼了一声:“该死……”

    两柄沉甸甸的梅花锤荡起两道怪啸声,两条黑漆漆的神光翻滚犹如巨龙,一前一后的朝着剑锋后方的虚空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‘咚’的一声巨响,两柄梅花锤重重撞击在一起,震得方圆里许的虚空扭曲、塌陷,一波波绝强的元磁之力奔涌肆虐,在这范围内的五金之物同时受到了可怕的冲击。

    杨氏在青丘神国顶尖将门中也算是翘楚存在,除开老太君和动手的这位,另外还有六名杨氏老祖同时出手,刀枪剑戟各色神兵化为漫天寒光,纷纷扬扬的笼罩了虚空。

    ‘噗嗤’一声,这边杨氏几位老祖打得热闹,十几里外,三名小家族出身,正联手警戒的神明境老祖当中,一名修为和楚江相当,也是神明境一重天,晋升神明境不过一千八百多年的老祖一声惨嚎。

    黑漆漆的长剑从他后颈刺入,从他喉头刺出,长剑向上猛地一挑,想要破开他的头颅时,一张混沌罗伞从天而降,顿时地水火风齐齐摇动,方圆数十里虚空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令狐氏老怪的阴风搜索还在继续,杨氏老太君的碧落琉璃还在发威,加上混沌罗伞无差别的疯狂攻击,虚空扭曲中,终于隐隐见到一抹极淡极淡的好似不存在的阴影。

    瞬息间的功夫,无数攻击就朝着那条极淡的阴影笼罩了过去。

    要害部位中了一剑的那位小将门侯氏的老祖更是悍勇,他低沉的嘶吼着,双手变得漆黑如铁,双手猛地对撞了一下,顿时燃起了熊熊烈焰。

    ‘叮叮’两声响,这侯氏老祖一把抓住了从自己喉头刺出的剑锋,然后就这么死死抓住了他。

    无数攻击覆盖了过来,黑漆漆的剑锋突然消失,那条极淡的阴影用一种可怖的速度逃离混沌罗伞笼罩的范围。

    侯氏老祖喉头喷出一道血箭,双手更是不断有鲜血滴落,无数攻击眼看着就要落在他身上,发动攻击的诸多老祖同时轻喝一声,足以将整个军城彻底摧毁的攻击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令狐不惑手持混沌罗伞从天而降,地水火风环绕在他身边,森森神光和碧落琉璃放出的清光混在一起,就好像一锅热油当中泼了一锅冷水下去,发生了奇异的变化。

    整个虚空都在沸腾,都在扭曲,都在震荡蠕动,加上又有十几位精通术法的老祖放出的搜索秘术,军城所处的这一方空间,天地法则都为之稍受扭曲。

    想要找到一条藏在深海中的鱼儿,将整座海洋煮得沸腾也不错。

    军城内,一座座万人军阵崩解,无数士卒从空中坠落,呕吐。

    法则扭曲,直接让士卒们体内法力乱成一团,五脏六腑翻滚激荡,神魂也受到了极大冲击。

    军城内一片混乱,盗逍客的笑声突然从虚空中传来:“有点能耐,这罗伞,威力不凡,以前大晋尚在时,没听说过你们令狐氏有这么件宝贝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宝贝啊,好宝贝啊,能鼓荡地水火风,几乎有开辟一方小世界的威能……这等宝贝,拿去做我盗氏的镇族之宝恰好不过。杀人,夺宝,妙也。”

    整个军城一片混乱时,巫铁也从自己的驻扎府邸中行了出来。

    巫金、巫银、巫铜兄弟三人,带着随行的数百巫家儿郎站在地面结阵,一个个打点起十万分小心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巫铁站在离地百丈的低空,左手拎着打神鞭,右手握着寒江剑,周身气息引而不发,很低调的站在那里游目四顾。

    白天里,巫铁当众斩了盗無,半夜里,盗逍客就跑到军城中大开杀戒,巫铁总觉得,盗逍客可能是冲着自己来的。

    所以,小心,再小心。

    趁着一众老祖施展手段,将虚空搅扰得一团糟的时候,巫铁身体一晃,后颈上一根短短的汗毛脱落,无声无息的化为了自己的模样,而巫铁的本体,则是骤然化为芥子大小,藏在了这化身的耳朵孔里。

    虚空中一抹剑影突然出现,剑影直劈令狐不惑的脖颈。

    令狐不惑身边,三名身披重甲的老祖同时出现,手持重盾挡向了剑影,与此同时,虚空中一声霹雳响起,一道蓄势已久,足足有水缸粗细的三宵神雷从天而降,劈向了剑影坐在的方位。

    剑影落在了重盾上,无声无息,没有任何力道。

    一名手持重盾的老祖沉声喝道:“假的,当心。”

    三宵神雷已经发出,结果没能碰到任何目标,结结实实的轰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一声巨响,下方一片营房在雷光中瞬间消失,地面被破开了一个直径百丈,深有近百里的大坑。坑壁上,隐隐可见赤红色的纯阳灵火在燃烧,烧得土石‘嗤嗤’的不断融成岩浆。

    同样的剑影在军城各处出现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攻向了各将门的老祖,数百道剑影中,只有一成不到的剑影攻向了神明境的老祖们,其他的剑影全部朝着各家年轻子弟斩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令狐不惑等人怒叱‘无耻’,一个个忙不迭的展开手段庇护自家儿郎。

    “找到你了!”就在军城内一片混乱时,巫铁身后传来了极度兴奋的笑声,然后漫天黑色剑芒犹如从蛇巢中疯狂窜出的毒蛇,无声无息的撕裂了虚空,隔绝了世界,将巫铁的化身笼罩在了数十丈大小、完全由剑芒组成的小小世界中。

    只是一击,巫铁的化身就彻底粉碎。

    那么短短的一根汗毛,在瞬息间被锋利至极的剑锋摧残了数万次,真个连一点点毛渣渣都没剩下。

    盗逍客怒骂了一声:“这就是九转玄功?好神通,好变化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打神鞭凭空冒出,漫天紫光金霞禁锢了虚空。

    紫光金霞中,隐隐可见一条极淡的,寻常人肉眼,甚至是一些修为不够的神明境老祖的法眼都难以察觉的扭曲人影。

    那么淡淡的一条人影,而且还在以极高的速度脱落打神鞭禁锢的虚空范围。

    寒江剑发出一声尖锐的剑鸣,一条长河凭空出现,长河中一道道水波涟漪,顺着刚才漫天黑色剑芒留下的轨迹,朝着这些黑色剑芒的源头反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巫铁的剑道已至大成,剑于他,已经是一种本能。

    盗逍客的剑芒,就好像雪地上一头笨重的大象留下的足迹,巫铁哪怕闭着眼睛,都能轻松的循着这些剑芒留下的痕迹,找到盗逍客的本体所在。

    每一条黑色剑芒留下的轨迹中,都有百倍、千倍的水波剑痕蜿蜒袭来。

    和盗逍客诡异、扭曲、邪恶、狠戾的剑意不同,巫铁的剑痕浩浩荡荡如长江大河绵绵不绝,又剑势汹涌澎湃、堂堂正正带着一股沙场厮杀的豪情气概。

    漫天剑痕呼啸而来时,盗逍客好似看到了一条大河,看到了大河水波中无数金戈铁马的将士组成军阵朝着他碾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盗逍客的剑,始终给人孤家寡人的单薄感觉。

    而巫铁的剑,用句对令狐青青不是很恭敬的话来说,有堂堂帝皇霸气,是纯粹以势、以力、用绝对的正面力量教人做人的皇道之剑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!”盗逍客怒骂了一句:“在老夫面前玩剑,你还太嫩了一些!”

    巫铁的剑意很强、剑势更是雄浑霸道,但是巫铁的剑意中,杀意不够。

    毕竟,巫铁哪怕经历了多次战争洗礼,他亲手杀死的敌人才有几个?而盗逍客,他单单在地下世界屠戮无辜部族的子民,就数以千万计。

    在盗逍客看来,没有足够杀意杀气的剑,是没有灵魂的。

    一抹狠戾无比的黑色剑芒逆着巫铁的剑势长河长驱直入。

    一如巫铁能顺着剑芒轨迹追寻盗逍客,在剑道上浸淫数万年的盗逍客,更是个中能手。

    黑色剑芒撕裂虚空,发出尖锐的,让整个军城无数胎藏境之下的将士齐齐耳膜碎裂、昏厥倒地的可怕撕裂声。

    一时间,满城的地面上都是昏厥的中低阶将士,虚空中,无数胎藏境将领也捂住耳朵,发出了难受的痛呼声。

    巫铁只觉眼前一黑,好似有无数魑魅魍魉在耳边嘶吼,在身边狂舞,伸出了尖锐的爪子,想要将他撕成粉碎。不仅仅是撕碎他的身躯,更是要将他的灵魂也一并撕碎了吞食下去。

    一声大喝,巫铁远比寻常人不知道强大多少倍的神胎放出无量光芒,眼前的所有异象彻底消失,化为芥子大小的他一步迈出,轻轻松松的追上了被打神鞭拖慢了速度的盗逍客。

    一拳破空。

    在巫铁的剑道法体大成之后,巫铁最快凝聚的,不是刀枪剑戟诸般兵器之道对应的大道法体,而是‘拳’之法体。

    拳……巫家的这么多勇悍儿郎,他们的拳头比他们的兵器更可怕。

    巫家族人在血脉中就有一种执念,兵器只是躯体的延伸,真正最可靠、最可怕的兵器,是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所以巫家儿郎的拳头,比他们的兵器更刚猛,更纯粹,更直接。

    所以,挨了一群兄弟的暴揍之后,巫铁顺利的凝聚了‘拳’之法体。

    一拳轰出,天地色变。

    分明是半步神明境的境界,巫铁这一拳轰出的时候,却有了那种资深的神明境大能‘天地唯我’的恐怖气势。

    拳意横空,漫天剑芒纷纷震鸣,巫铁以寒江剑发出的无数剑芒随着他的拳,附着在他的拳头上,化为一颗流星,一拳震偏了盗逍客的黑色剑芒,重拳结结实实的落在了盗逍客的身体上。

    重拳落下的一瞬间,盗逍客身体一阵模糊扭曲,他想要施展遁术、化为亿万残影遁走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瞬间,距离这里不远的地方,起码有六十位青丘神国的神明境老祖出手。秘咒、秘术、符箓,乃至小型的随心发动的阵盘,瞬息间锁定了盗逍客的身体。

    以一人之力,对抗六十位同阶神明。

    盗逍客的身体彻底僵直,他只能又惊又怕的怒吼了一嗓子:“小子,你的拳,岂能伤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巫铁的拳头落在了盗逍客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盗逍客的后背隆起了老大老大的一个肉团,然后肉团爆开,一道血雾喷出数十里远。

    盗逍客不可置信的看着巫铁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,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他身体内的一切,都被巫铁这一拳震成了粉碎,然后化为血雾喷出。

    如此重创……

    只是一拳……

    “半步神明境?”盗逍客双手哆嗦着,想要抓住巫铁的拳头。

    “半步神明境!”巫铁很认真的看着盗逍客,他当然不会告诉盗逍客他凝聚了多少大道法体的事情。每一门大道法体,就能让他的这具肉身的综合战力提升三成……

    这种事情,你让巫铁怎么对人说嘛。